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至知青

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洪 方 茶 缘 (上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周如强  

2017-08-13 20:08:53|  分类: 周如强专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又到了釆茶季节,这时山里人最忙碌,最辛苦,又最期盼的日子。不但茶叶的丰收决定了年终分红。而且也是妇女们最争工分的活。虽然日出而行迎朝阳,日落而归送晚霞,那一路欢笑一路歌,这就是纯扑的滿足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对我而言,多年的农村生活弄得有点麻木不仁。心里总有一种无助加无奈的感觉,像炊烟随风漂荡,像落叶随溪流淌。望着花开三月烟雨朦,只昐早曰被招工。
        山里人为在清明前多采茶而起早摸黑只为了卖个好价钱。我跟随其后只为了“接受再教育”,漫漫人生路上留足迹。
        老屋里,煤油灯光下的我正提笔伏案写着家信,那一字字,一行行连接着多少思念之情………。咚,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        “谁啊?”我漫不经心问道?
         ”是我“原来是队长的声音。他进了屋对我说:“县茶厂招聘季节工,明天你去洪方供销合作社报到。”我当然很乐意接下介绍信。
         虽然称不上天大喜讯,但也是千载难逢的好事,总比每天翻山越岭去采茶,回家自己还要生火做饭等省事多了,还有那每月三十四元的工资更诱人。我心里甜滋滋的,草草写完信,顺便捎上明天去当“工人”的事告诉了妈妈。
          曚胧中听到了鸡叫声我就起床了,吃了旱饭带上行装就出发了,走过田间地头,跨过小桥流水,这一路迎着春风,听着鸟叫声轻松地踏上公路,这五里地路己是不足为惧了。刚走进供销社时,又闻院内一阵喜鹊喳喳叫,豁然觉得好兆头,好兆头!我翘首仰望那棵苍老的大树,只见枝头双鹊欢,心中的忧愁消失殆尽。
        一切都那么称心如意,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,轻松如燕走进报到处。那间敞开门的办公室里却空无一人,此时此刻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行装御下放到长登上,坐下来休息一下等等再说。
        只坐了一会就按奈不着走到门口,时见一位年轻人匆匆朝我走来,那脚步虽快而踏实,那身材隐隐约约露出一股城里人的独有气质。我羡慕那些早己招工走的同学,又无奈如今的现状,也只能期盼着茶香伴我渡过这段做工人的滋味。
        “你来了,真对不起,站长出门了,让我来接待。”
        那是久违的男生发出宏亮而又有礼貌的言语,语音中带着上海人的乡音让我更加开心,我毫无掩饰用上海话说:“侬是上海宁”。双目相视瞬时间就感到同是天涯沦落人、 相逢何必曾相识。这就是一钟乡情,乡愁,乡韵的期盼,一种根深蒂固的执着,邂逅的相遇,使我感到格外亲切。就这样我俩用上海话聊了起来。
       谬谬几句看今天坦然相见,多多益善只望明天依然斟酌。
        他把我领到宿舍后说了声:“今朝侬自家安排,明朝就正式上班”。他走了,他走得那么健步,我望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暖暖的,那甜蜜蜜的“傻”让自已觉得很好笑。
        我整理好床铺,把日用品整齐有序摆在床边的那张小柜子上,打开柜门把旅行袋塞了进去。等我安顿下来后,就好奇走出房间,一股浓浓的茶香从那仓库大门传来,不由自主地朝那里走去。走进仓库正好见他在工作(后来才知道他已经是第二次来茶站工作了,有了经验所以当了季节工的小头头)。过磅,装箱,堆垛,有条不紊,井然有序。己从青涩小子成熟为一个能担当的男子汉了。
       他见了我,放下手中活,走到我面前,用上海话说:“明朝侬就到仓库上班,闲在我带侬去领工作服”。顺便还买好了饭菜票。
       一件蓝大褂,二付纱手套,外加一条毛巾和一块肥皂,还有一叠饭菜票。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。今天如愿以偿了吗?也许只能尝试一下吧。我顺便问他要了一张包装纸又回到了房间,打开柜门,拿出包铺上纸,整理一下随身携带的衣服放进了小拒。这一下总算彻底安顿好了。试穿了一下工作服,也正合身,可惜没有镜子照照,只有心底深处埋藏着的酸甜苦辣在翻滚。
        不一会儿,他走到我门口喊我去吃中饭了。我拿好歺具,带好饭菜票,无言又糊涂随其后来到食堂。今天我怎么了?总觉得自己很笨,总被他牵着鼻子走,无奈初来乍到别无他选。想想如无他也有其他,还是乐意跟着他走吧,一个不错的相遇。
        自从同学们招工走以后,在不自不觉中又过了三年多,且不说是怎么过的,从一纯洁无暇的少女己变成一个成熟的青年己成为不争的事实。象我怎么年令的农村女早己成了孩子他妈。
        世事不平,且而无奈,终日郁郁,期待甘霖。今曰一遇,实为佳音,悠悠之致,但愿如尝。
       这一天,我过得特别开心,但太阳时乎又很快西下。我一人坐在灯光下(当时农村己用上柴油发电机)。拿出妈妈给我准备自绣枕头套的针线和圆绷,叫我在孤寂时学做些女儿活。看着绣品上的两只翩翩起舞的蝶,我一针上一针下行刺锈着,那甜甜的心跟着针线走,那静静的夜也伴着针线行,在悄无声息中绣好了那只小蝴蝶,那较大的等下次有空再绣吧。
 这一夜虽然躺在陌生的床上,觉得特别舒适和踏实,很快酣然入睡。
         新的工作,新的朋友,新的环境,就从新的一天开始吧!
         吃好早饭,穿上工作服,戴上洁白的手套第一个就进了仓库,昨日那股浓浓的茶香今曰好像轻淡了许多。因为是刚入行,感到特别好奇,兴奋,欲动。
        都来齐了,他也到了,走到我面前客气地问我一声:“昨天夜里,睏得好伐?”
        我带着微笑,带着调皮的口气说了一声:“谢谢师傅的关心。我睡得很好。请侬分配工作”。这一说,招来许多回头一望,我带着微笑落落大方向大家招招手,算是互相认识一下吧。他却置若罔闻似的说了声:“开工吧”。并亲自教我怎样操作,
       只因心情舒畅,爱动,爱闹的我今天又回来。
        我跟着他,望着他,学着他操作枝能,虽然没有他利索,但基本掌握了工作流程。工友们在一起有说有笑干着活,他却少言寡语除了工作中的事说上两句,其他的欢语笑话听了就微微一笑而无动于衷。我偶尔也会注视着他一眼,一幅国字脸庞,浓眉下有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瞳仁闪亮,留有苍茫岁月的皮肤浅浅透露出一絲深沉的光亮,那足有一米八的身躯,挺直时更现男人的魅力。
         他认真地工作着,时而走到我身边关心的说:”慢慢来,当心弄痛手”。
         他那轻轻一言,让我感到特别温馨,默然抬头望着他,送去了一个春风般的微笑……。
         一个月后站里开职工大会,站长总结了这段时间的工作后,特地表杨了我们两个上海知青,夸我不但能吃苦,还样样工作一学就会,称上一个优秀的工作人员。我听此言并无多大的感觉,这种工作且能和经历过苦难日子相提并论,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。我感谢站长的赞美,更感谢给我的机会。言语之外更感到能遇到他有一种朦胧中隐藏着美妙,还有那割舍不了的情。
        最忙的一段时间过去了,招来的季节工逐渐被辞退了,我和他一直留守到夏茶收购结束。除了技师的活不能顶,其他岗位已熟悉并胜任。
         我和他工作在一起,生活在一起已有五个月了,彼此之间产生的好感和信任感也只能是“其缘才至情门前”。太多的迷茫,太多的顾忌,也只能让其漂浮在我的心上。
        终于到了分手的那一天,站长送给我一包茶,拉着我的手,热情地对我说,明年将再次招聘你,如果有招工名额也一定招你。他带着诚挚的笑容向我告别,我只能连声:“谢谢!”
       他也来到我身边,没有多言,只有无奈,两双呆滞的眼睛默默相望的那一刻,只有我和他才知道的痛苦和艰熬。欲言竟无词。只能期待……“再见吧”!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上集完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