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至知青

安徽东至上海知青联谊理事会主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-一个女知青的选择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周如强  

2017-09-07 22:39:49|  分类: 周如强专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阳光虽然照在我身上却感不到温暖。忧心忡忡的等待那一天来临。
       今天,我早早起了床,走到窗边那本还沒有撕掉几张新日历本前,默默的望着这一天1969年1月18日,顿时觉得寒心酸鼻,两眼呆滞,瞬间眼泪夺眶而出……这一天终于来到了。
       那呜呜呜呜的抽泣声惊动了妈妈,她轻轻走到我面前无言的望着我,用那双饱经岁月的手撫摸了一下我的脸,把我紧紧缕在怀里。只能用她那温暖的胸怀来安慰我那颗被深深刺痛的心。一切都是无奈之举。看到弄堂里的阿根穿上工作服神气的样子,我心都要碎了。只因家庭政治面貌不同而受到不公待遇,那无形的抱怨,悲伤像一朵乌云压顶让我喘不过气来,叹憾天命难违。
       我的同学,我的邻居在家排行老六,只因哥哥,姐姐都在上海工作,她也理所当然被分配到农村。她那一副娃娃脸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,也真讨人喜爱,我们都叫她六妹。我和她作伴一起报名到东至插队落户,也算是一种安慰吧。
       告别了家人,我和六妹一起登上船,只听的呜——的一长声,大轮徐徐驰离了码头。那船不疾不徐行至外滩时,船上一片欢呼,同学们对着那一幢幢熟悉的建筑,对着黄浦江竭斯底髙喊:“再见吧!大上海!再见吧!我的黄浦江!”那一刻我默默地站在船仓的门坎上,踮起二个脚,,双眼穿过密密麻麻的人头,望着渐渐远去的家乡,不知不觉又流下了伤心的泪水。我一个人孤独回到床上,两眼无神地凝望着舱顶,直到六妹喊了声“吃夜饭了”我还梦断魂消之中,无精打采起了身。
      在船上漂泊了二天二夜,总算到了东至这块土地。凄凉的小轮码头,只有一憧筒陋的候船室。二,三条木帆船紧靠在赤祼裸的大堤旁,一长跳板连接船上岸边。寒风中几个脚力肩挑背扛把货物装上卸下,更显苍苍凄凉。
        当我们坐上大卡车,离开江边向山里驰去。那一座座青山,一条弯弯的小河组成的美丽风景给我一些兴奋。心情开朗了许多。一路风尘一路情。时事难了今后事。下車后听来接我们的乡亲说:还要步行二十几里路才能到生产队。吓得我浑身一颤,刚提起来的那点兴奋又被浇灭了。
        这个时候,只见六妹走到我身边,拉了我一下衣角沮丧的说:“我怕,这怎么办……”。
“那有什么办法?跟着走就是了”我只好无可奈何地说。
       一路上,山越来越高,风景越来越美,一时又让我们提起了精神,个个神釆怡怡,那几位男生更是得意洋洋。走着,走着,漫漫长路越走越累,再美的风景也无遐观赏。山沟间静悄悄一片,只听见一路上发出沙沙的脚步声,时而还有老乡的催?声。
       暮色渐渐来临,拖着疲惫的身躯还连继不断地迈开双腿,越走越怕,越走越觉得没有了回头路。离开了公路,走进了那依山傍水的羊肠小道上,终于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,来到了一间黑不溜秋的房间,惶惶不安望着那束摇曳的灯火,一阵心酸,我和六妹抱成一团,痛哭流涕,无助的我今后该怎么过?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家。艺
      那一天夜里我和六妹睡在一张用木板搭起的床,淡淡的月光透过那花格窗户照进房内。我睁着双眼望着那天花板,久久不能入睡,迷茫中隐隐约约听到了鸡叫声。实在太彼倦了,似睡非睡,似梦非梦,折腾了我一夜。六妹也不例外,翻来.復去让我觉得更加不得安宁。就这样同命相怜的姐妹终于熬过这不眠之夜。
       天亮了,我只身起床,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,让我和六妹都失去温文尔雅的少女之态。那有心情去欣赏大山之美。倒只觉得四周的大山,垛垛高不可攀的围墙把我于世隔绝。望着那几个男生却和我截然不同,他们兴奋地到处乱窜,但没几天,一切都悄无声息了。
       寒冷的冬天过去了,淅沥淅沥的春雨敲打着屋檐,那雨水汇成小溪,带着我的思念流向大江,流向我的家乡。春天来了,那有雅兴去欣赏春之美,接踵而来将面对那一座座山,一块块田地的辛苦的农活。
     面对漫漫人生路怎么走?我又能去问谁。也只能随波逐流,走一步算一步,初尝到了身心交瘁的滋味。
       今天天气晴朗,我和六妹高兴地来到镇上邮局取包裹,进了镇上唯一的饭店美美地吃了一顿。时间还早,我俩就沿着镇中央的那条水渠向东走去,不一会就听到一阵阵读书声,那熟悉的朗朗之音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寻踪觅迹来到一所学校门口,才知道是一所中学,一所曾经一样的中学学校。条件虽差,刷白的墻面是很干净,那一棵棵丈把高的树一排又一排沿着围墻长得绿油葱葱,门口的两棵大树挺拨耸耸。
       我站在大门口,朗朗的读书声更加清晰悦耳。当当当当的敲打声过后,学生们有序走出敎室,自制的木质篮球架下顿时活跃起来。这一切像磁铁牢牢把我吸引着,直到有位老师走到我面前才如梦初醒。
      “二位同学,你们是上海知青吗?”这声音宏亮而甜蜜,就像我的老师一样在招呯我们。我一边点头,一边凝视着他,他高高的身躯稍微弯着腰更显和蔼可亲。接下来他就诚邀我俩到他的办公室去坐坐。我悄悄地和六妹说:“时间还早,去坐一会“我答应他的邀请,是因为他是一位老师而无忌。
      他的办公室居然在隔壁政府大院内,那是一幢有着微派建筑风格的老建筑。走在咚咚咚作响的地板上我好奇的东张西望,不大一会儿他在一扇挂着“上山下乡办公室”门口停了下来,打开门请我俩先进去了。免不了切茶倒水,他那细微的相待呈显彬彬有礼。在交流中他更以诚相待。百问不厌 ,交谈的那么投缘。也知他早些年毕业于师笵大学,只身来到山区支教,最近又兼职我们知青工作。所以对我们初来乍到的上海知青特别关怀,只因他不但在其中,也深感之其中。
        时间过得真快,下午他说有课要上,很抱歉的向我解释,并再三叮嘱我们知青有什么困难就来找他。今天相遇虽说偶然,交流间是那么轻松又那么真实,他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多么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,他又像大哥那么真诚,时刻关心我们的生活。他的热诚打动了我的心。
        走在回生产队的路上,只觉得春风盎然,两脚特别轻松。好像路边的小河今天也特别欢暢,一路走着一路回味着那段相见时的情形,心里总觉得忐忑不安。不知不觉会和六妹谈到他。那种逐摸不透的感觉有时还会羞羞答答的样子,蒙蒙的感觉掩盖着平曰的忧伤,多么想再见见他。
        真是心想事成。那天(其实星期天)他竟然来到我生产队来看望大家,我们得知后,纷纷从田间跑了回来,又见到他就仿佛见到亲人一样,格外高兴。我主动向他一一介绍了同学们,笑声间更显亲切。他带来了一挂猪肉和一块猪油,直呼六妹去处理一下。他还带了些调味品说要亲自下厨烧给我们吃,大家更加迫不及待,泡上家里寄来的干菜,拿出点酱菜,我却像兔子一样窜到代销店买来了十只鸡疍。今天的灶间特别香,火特别旺,一切充满着喜气洋洋。我们以茶代酒,举杯感谢他的到来,感谢他给我们带来欢乐气氛,在那饥肠辘辘年代,特别要感谢他给我们带来这顿梦寐的丰盛的午餐。饱了口褔,加深友情,一切洋溢在笑声中。
        欢乐的时刻总是那么短暂。他要走了,大家一起送到村口木桥边才挥手告别,夕阳伴我送着他一直到公路上。一路上他简单的说了些家境:书香门第之家,有些道不明的原故,只能听之命运安排……。对于这些,我心知肚明。他我的境遇虽然不一,但家庭历史遗留问题不知伤了多少人的心,更把我俩的牵得更近。
       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像情人似乎隔了远点,像恋人又没有那么大胆手牵手,也许是一种传统的约束,没有表白却两心相悦,无言中觉的这是一见钟情吗?难道这就是苍天安排的吗?
       他走了,我还站在路口望着他那宽容的背影。他的脚步是多么稳重。回头向我挥手道别一瞬间,让我看到了寄托和希望。
        山林间悦耳的鸟鸣让我的心情豁然开朗,来农村插队落户找个好男人未必不可。自从遇到他这种想法常在我脑海里迂迴,渺茫的人生出路在何方?更莫谈功成名就。养子相夫的传统观念占了上风,促使我有事无事又到他学校去了几趟。
        终于那一天我没有回生产队,心甘情愿的接受了他的爱。不管他人说我幼稚无知也好还是冲昏头也罢,既然木己成舟,就要风兩同济。我把青春“赌”明天。这也许是逃避现实的最好选择
      无论如何选择,只要是自己的的选择就不存在对与错,既然选择了他,同样要有勇气承担责任,我要用真诚去对待选择后的那一切。
       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望着那张结婚証,我又喜又愁,喜得是'我找到如意郎君。愁的是我怎样面对一家人,同学,还有六妹对我的看法。无奈的我只能渴望时间来冲淡眼前的这一切。
       从此以后,我从知青变为家属,和他生活在一起过着安逸的日子。只要同学们到我这里来看我就觉得特别开心。只要六妹一来更让我喜出望外。有什么办法?这环境,这生活让我早早作出了选择。
      第二年,地方上开始招工了,六妹她第二批也招工走了。我再一次感到迷茫,看着还有留下的同学到我这里来玩时,那乡音带着希望,那乡音又会让我沉思:难道就唯唯诺诺过下去吗?总盼着有朝一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来临。
       72年的春天。阳光格外明媚,满山的杜鹃开得又那么鲜艳,乡镇校园内那几棵大树上时乎天天听到喜鹊喳喳喳的叫声。这些曰子我的心情格外奔放起来,忘所以然哼起了小曲,总觉得喜将从天降之。果然没过多久,一张调令让我和他喜笑颜开从此离开了让我伤心又留念的山村。我也随夫回到了他的家乡。他是那么宽宏,并努力把我送进了学校进修二年,从此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。
        当我第一次领到工资,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含辛如菇把我养大的父母。这些年因我的固执,不孝女给你俩老添了烦恼。事过迁境一切都烟消云散,请两老收下我寄去的钱,这是我做女儿应尽的孝顺,再请原谅我当初的选择。
         终于让我望'穿双眼等来了这封回信。那是一封充满母爱的信,字字句句难割舍母女之亲情,这几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。那一夜我失眠了,脑海里翻腾着尽是母女之情和我难忘的往事。
       那年春节我带着儿子回上海过年,走进那熟悉的弄堂,见到了双亲时,只有喜悦的泪花和诚挚的问候。那父爱,那母爰只有深深埋在心底……。
        弟弟己长成大小伙子,安排在上海工作了,爸爸,妈妈除了两鬓露了点白发,身体都很安康。那“外公,外婆”的叫声充满了房间,和睦的一家多么清耳悦心。这是一次久别重逢的欢乐,一次尽情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光中,我向我的父母深深鞠一躬。
        在此我要感谢我的他对我的照顾和体贴。一对子女称我心,敎子相夫,和谐一家,享受着天伦之乐。
       我是个幸运儿,今天的结果让我心滿意足。六妹联系上了,一起“上山下乡”的同学也联系上。虽然不在同一城市,微信却把我们连在一起,我们依然是知己,是同学,是插友,是这份割舍不了的亲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